[轉載] 政治土壤已經變化 商界參政轉趨積極

自從自由黨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大敗,兼黨內分裂導至自由黨成為立法會極少數派之後,我卻開始留意這個政黨。留意她的原因,是打從這一場敗仗之後,自由黨元氣大傷,於是他們痛定思痛,重新建立新的路向;而按她們所確立的新路線,無論在長遠政治發展的問題上(她們認為香港最終要邁向普選,所以堅持走直選路線),或是經濟政策上(接近保守派的理念),都相當合我的胃口,所以我想過要不要支持她們。當然,親中央的政治立場仍是她們的大包袱。

香港的政治光譜之中,其實就缺「中間偏右」這一段波長。公民黨創黨之初我還誤會她們要走這一條路,後來在高鐵、五區總辭和政改問題上看清了她們的面目,就再沒有幻想;民主黨的理念,仍是要來個「左中右、上中下」超級大連線,搞個合縱連橫企圖得到所有人的支持,有這份毅力還真要佩服她們,可是這樣的路線必然讓她們兩邊不討好,遇事只能見一步就一步,給不到選民任何信心投她們一票-天知道她們哪天會做個什麼的決策出來?

自由黨若然能放下「親中」包袱,打起「中間偏右」的旗幟,吸納跟她們有相同理念的巿民,然後各位老闆們捲起衣袖,親自落場打地區關係,為最終普選練兵,相信自由黨終必打出一條血路。縱然她們未必能取得執政黨地位,但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小貓三隻,在議事堂裡不痛不癢的存在著。

田二少,你「掂」嗎?

****

【明報專訊】自由黨前任主席田北俊建議政府動用外匯儲備部分收益扶貧,若他的言論代表商界,則標誌本港政治環境面臨深邃變化。過去,開倉派米是以選票為尚政黨和政客的「專利」,若商界加入搶奪為民請命的大旗,本港政治生態會有怎樣的變化,值得關注。另外,田北俊的轉變,若折射出商界終於認識到政治免費午餐不再,必須透過公平參與取得政治權力,以維護一己利益,則本港政局將會出現根本實質變化。近期,中華廠商聯合會或與商界關係密切的政治組合,紛紛組織力量落區服務市民,不無試水溫之意,相信與此變化有關。

商界在政治上終於動起來了,我們認為這是好而重要的發展;不過,我們認為政局新發展、新形勢之下,若政治體制未相應調整,日後政府的管治會更艱困,屆時能否維持有效管治?將是政府要面對的實際問題。

2012政改通過新區會方案

撬動香港政局根本轉變

商界的轉變,相信與立法會通過2012年政改方案有關。這次政改,民主黨與中央破冰,中央派中聯辦官員與民主黨商討,在過程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順應民主黨的訴求,公開表述日後本港舉行的普選,會是「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其後在最後關頭,中央接納了民主黨提出的區議會方案,新增區議會功能組別的5席,候選人經區議員提名,由全港逾300萬選民投票產生。這次政改,中央一個承諾和一個讓步,就本港日後政治發展,發出了清晰而明確信息:就是中央不會再給特定階層提供政治免費午餐,商界視為政治特權所賴的功能組別,以區議會方案前車之鑑,就算日後仍然保有功能組別之名,也要經由「普及而平等」的方式選舉產生。

區議會方案撬動了香港政局,整體朝向民主化發展,商界近期的轉變,正是這次政改結果揭開了香港政局新一頁的印證。商界失去了政治特權的保護傘,他們會以怎樣的方式爭取政治權力,尚待觀察。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一貫政治取態保守,但是他最近公開表示,為了應對新的政治形勢,工商界應該重新整合,建立一個類似美國共和黨或英國保守黨的大型工商界政黨。現在未知工商界會否回應陳永棋的呼籲,但是我們要指出,若工商界組黨,整合過程所涉及者不僅限於工商界,而是牽動整個政界,屆時政治人物在各個陣營之間的流動,將會使人看得眼花撩亂。

以爭取選票為導向的政治人物或黨派,都擺出為民請命形象,而在實際運作中,現在工商界透過在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鐵票,對於開倉派米,經常扮演煞車角色,正如田北俊上周在文章中自揭「一直相信政府審慎的理財之道,憂慮過度福利主義會拖垮經濟及長遠發展,導致自由黨於民生事務及開支往往傾向保守,不惜與民主派政黨對幹,雖然明知因此於直選勢必流失不少票數,但仍堅持立場」,姑且不論田北俊此番「覺悟」的動機和目的,卻也揭示他深切知道鼓吹派糖、派米是爭取選票的不二法門,日後實施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時,開倉派米之風會愈颳愈烈。

不過,香港市民是理性的,對於極端政客所謂為民請命的訴求,不一定毫無保留支持。以首個最低工資水平為例,據知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建議時薪28元,迄今從各持份者的反應看來,大多數人認為可以接受,當然,還有人高喊爭取時薪33元,但是社會迴響不大,因為市民知道時薪訂在33元,可能會好心做壞事。這就是市民理性的表現,不為極端政客所惑。所以,我們認為,工商界的開倉派米,在市民理性取態下,同樣對極端政客起制衡作用,而這種制衡,是提升整體社會質素的制衡,是良性互動、良性競爭的制衡,不會拖垮經濟和影響經濟發展。

代議士爭選票都為民請命

政府管治將更舉步維艱

工商界積極參政,整體政局對政府管治會構成怎樣的衝擊,值得關注。若本港實施政黨政治,由控制議會的黨派組織政府,則施政成敗,由選民透過選票決定有關黨派能否繼續執政;政黨政治營造負責任和理性管治,這是西方先進民主國家已經驗證了的。香港不實行政黨政治,若工商界組黨參政,政府就面對都訴諸為民請命的政治氛圍,但是政府在立法會內仍然一票都沒有,屆時政府推動政策,可預見更加舉步維艱。由一個在立法會無票的政府,面對全部議員都要爭取選票的議會,是否可行?會否導致管治失效?是值得關注的發展。

當然,若一併實施政黨政治,由控制議會的政黨組織政府執政,上述擔心就不會出現。但是要中央現階段容許香港實施政黨政治,卻又不切實際,或許只能見步行步,等到「普及而平等」方式產生的立法會正式運作之後,各方才要面對和思考如何處理可能出現的管治問題了。

無論如何,香港其中一支最重要的力量──工商界將要積極參政,這是田北俊猛批政府「孤寒成性」、「守財奴」之餘,給香港社會釋出的最重要信息。這是香港政治非常重要的發展,也是進步的發展。政治土壤已經變化,將會開出不一的政治果實,這是包括工商界在內的全港市民都要面對和適應的轉變。

【政府被批守財奴、未善用儲備系列社評之三】

[明報:社論:2010-09-0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