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流動數據用量」說到流動應用的核心價值與一些建議

電訊管理局近日公布了最新流動數據統計,截至今年五月,香港的流動數據量達到1,070,544,670MB,是首次超越了”1PB”這個關口。如果”1PB”這個數字看不懂,那就簡單地說是一百萬個1G好了。

香港的流動應用服務是否一片藍海?我不是行內人,沒有任何數據來判斷,我只能嘗試「非常無責任斷估」一下:

五月份流動數據量 = 1PB

同期流動用戶 = 5,617,736

即每人平均使用量 = 190MB

即每人每天使用量 = 6MB

6MB可以做到幾多事情?看看網上報紙,檢查一下郵箱,花光了。

我身邊的朋友大多是網民,基本的網絡生活包括電郵、Facebook、搜尋東西、寫blog、看YouTube等等應做的都有做。光是這種普通的網絡活動,肯定不只吃掉6MB的使用量,由此推斷,香港的固網數據用量,比流動數據驚人的多是合理的。

流動應用的發展機遇就是這個嗎?

一般來說,單純地把在固網既有的網絡活動搬到流動裝置上也沒有不可的,流動裝置的功能愈來愈強,介面愈來愈方便,電池續航力愈來愈高,電訊基建供獻更多頻寬...這一切都模糊了固定電腦與流動電腦的界線。說得淺白一點就是,一些人會選擇使用 notebook + 無限 3G plan,取代桌面電腦和固網寬頻,好處是在家還是出外都用同一台電腦,少了很多「同步」的麻煩。

而然只是簡單地申請一個 3G 戶口,用它來取代固網寬頻,這就算是流動應用的發展機遇嗎?

肯定不是。「流動應用」的核心價值是什麼,或許今年開始流行的 Location-based Software 可以給我們一點啟示。流動應用應該能有兩項核心功能:

1) Connect the Internet EVERYWHERE

2) Connect the local service ANYWHERE

在第1項上,目前的流動應用已經做的頗為成熟。香港是一個面積很小,社會活動極其集中的地方,這是十分有利於建設無線網絡的環境,就是說把發射站隨便蓋一座也能覆蓋相當多用戶,設備使用率相當高的情況,這是有利於電訊商投資的。

然而在第2項上,目前在香港裡還看不到有很好的例子(但這才是令人雙眼發光的亮點)。甚麼是 local service?設想一下一個普通巿民拿著他的智能手機,這支手機運行著一個代理程式(Agent),而某商舖在他的門口處裝設有感應器連接其店內的「招待員伺服器」(Receptionist Server),當 Receptionist 發現有 Agent 接近,它就主動跟 Agent 打招呼,提供是日優惠資料;或是直接查詢 Agent 的 Interest List ,然後度身訂造(即時運算)出優惠計劃給該 Agent,再由 Agent notify 它的主人附近有商舖主動提供合心意的優惠計劃。這就是 local service 的意義。這種 local service 有很多用途,再舉例買戲票,目前最先進的流動應用還不過是即時觀看劃位表然後登入網站購票,但下一代的智能購票系統應該是用戶在任何地方也能指示他的 Agnet 代為購票,然後 Agent 按主人的地理位置跟最近的戲院 Receptionist 洽購,一直到 Agent 找到最合主人開出的條件(例如院線、時間、價錢、座位)後,notify主人作最後決定是否購票-當然,購票過程也是交 Agent 負責。

除了以上兩個例子,其他能衍生的實在有無萬無千的可能性:搜尋商舖資訊、買票訂座、找泊位、看交通狀況、接收區域天氣警報、家居監察...其實只要是用戶透過流動電腦、智能手機等等,自動連接一間店舖、一座商場、一條購物街、一個社區、甚至剛入境某州某省某國,就能接收”這裡”的資訊,這就是流動應用一個非常有潛力(和商機)的藍海了。

明天五月,香港的流動數據用量將會是多少?你說呢?

廣告中介代理所帶來的安全性隱憂

9/12,台灣 PC Home 旗下的《T客邦》主站及多個同域名的分站均被 StopBadware.org 列入含有惡意程式碼的可疑名單之中。在《T客邦》的網站管理員追查之下,相信是因為他們所使用的 OpenX 廣告系統引入了一些色情網站連結到《T客邦》上,因而整個網站被 StopBadware.org 視為有問題。當瀏覽者使用諸如 Firefox、Google Chrome 等的瀏覽器連上網站時,就會先看到一個全紅色的嚇人頁面,警告使用者不要繼續瀏覽他們的網頁。

以下則是《T客邦》在 Facebook Fan Page 所發出的公告

****

【公告】《T客邦》網站安全警告訊息的原因與處理

by T客邦的臉書基地 on 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at 2:41pm

昨天(9/12)中午左右,T客邦被列入Google協力的安全檢查機制StopBadware可疑名單,如果用Firefox、Chrome等瀏覽器,連上T客邦和相同網域的打電動、DIGIPHOTO、比比王,會先被紅色警告頁面擋下,當天我們的技術人員已經做了緊急的檢查和處理,排除了可疑的程式碼。

被列入可疑名單的原因,在於T客邦先前採用的 OpenX廣告系統上的安全性漏洞,導致某些廣告版面被當成了連上其他可疑網站的跳板,經過我們的檢查,這些可疑網站只是單純在Google黑名單裡的成人網站,並沒有其他嚴重的攻擊程式或木馬。

為了確保安全,我們已經將T客邦和所有相關網站使用OpenX系統的程式碼、資料庫全數撤下、清空,所以大家暫時不會在T客邦集團網站裡看到廣告版位,未來我們會重新加入自行開發的廣告系統,以便完全排除這次發生的可疑名單問題。

在這個期間瀏覽過T客邦集團網站的使用者請不用擔心,我們仔細檢查了被置入的問題程式碼,只是單純的跳轉指令而已。並不會因為來到T客邦,或是點了某個連結就中毒或遭受攻擊。

另外Google的安全檢查機制會排程檢查各個網站的修復狀況,所以雖然紅色警告畫面還會出現,實際上有問題的廣告版位已經被我們全部移除了,等Google完成檢查,Firefox和Chrome的使用者也可以恢復正常瀏覽,當然我們也會持續觀察網站程式碼的安全狀態。

這次狀況造成T客邦讀者的閱讀不便和安全疑慮,我們感到十分抱歉,事發當天我們曾經建議讀者緊急關閉Firefox安全選項,這樣的處理雖然可以繼續瀏覽網站,但卻有安全上的疑慮,並不是理想的做法,在這裡,請讀者還是將Firefox回復到原本的安全防護設定。在Google檢查通過期間,慣用Firefox的讀者可以先透過IE或Chrome瀏覽器代替。造成大家驚慌,T客邦深感抱歉,再一次跟讀者致上最誠摯的歉意。

▲雖然目前Google的檢查畫面還提示了一些問題,我們已經徹下所有引發問題的程式碼。

▲透過McAfee的SiteAdvisor即時檢查 ,目前已經沒有任何安全問題。

****

雖然《T客邦》確認了他們的網站是安全的,但 Google 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會把他們從可疑名單中移除,那就是說將有一段時間《T客邦》仍要背負可疑惡意網站的罪名。

從這件事情我們看到幾件事:

第一,廣告中介人有相當的責任要承擔,而非純粹當一個轉發中心。廣告中介人在收集客戶的廣告時,應有兩件必做的事情,其一是清楚檢查客戶提供的程式碼有沒有可疑之處;其二,將客戶明確分類。檢查客戶提供的程式碼,是必要且負責任的行為,為的是避免把惡意程式碼,甚或只是一些有潛在漏洞的程式碼轉發出去,廣告中介人若不能把好這一關,連累到各客戶的網站被視為惡意網站的時候,肯定要賠上商譽;至於將客戶明確分類,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總不能把一個色情網站的廣告,轉放到一個宗教網站去吧?

第二,使用廣告中介人代理廣告有一定風險。《T客邦》就是因為誤信 OpenX 系統,導致自己的網站被拖累,「榮登」可疑網站之列。使用廣告中介代理其實還有他的好處,一是客源龐大,不必自己聘請營業員抓客戶,二是直接使用中介人的廣告交換系統,不必自己花資源開發,三是中介人的系統往往有比較好的配對結果,更精確地對準潛在客戶打廣告。然而當你的廣告中介人犯了什麼錯誤,如上第一點所說的那樣,那麼你的網站也要蒙受不白之冤,況且大多數人都不明白什麼交換廣告程式碼這些專業知識,只道「啊,這個網站有病毒,會把我的電腦...(下刪一萬種說法)...」,並且每隔一段時間又會有「好心人」把舊截圖 Copy & Paste 出來警告大家小心《T客邦》有病毒云云...這種屈辱真的有夠難受了。所以總括來說,若真的想要省下營業員的費用,就只能挑一間規模比較大,技術比較優的廣告中介人了。

第三,安全瀏覽的重要性。對普通使用者來說,把惡意的東西擋在第一關之外是最好的策略,拜 Google 大神與一眾 Open Source 駭客們的善心所賜,我們前有伺服器端的檢查機制,後有開放原始碼的 Firefox、Google Chrome,兩者協力阻擋惡意程式碼進入我們的電腦(筆者的notebook上同時有IE、Safari、Firefox和Chrome的最新版,就只有後兩者會顯示警告),要不然就真的有可能在這個浩瀚的互聯網世界裡吞下了多少惡意程式碼都不知道了。因此,筆者一直都只愛用 Firefox 與 Chrome 這兩個瀏覽器-當然,每天更新的防毒與防火牆軟件也是非常重要的。

不單不可饒恕,更是讓人看不起的牧師

昨天已說過,美國有這樣一個不可饒恕的牧師。他準備燒《可蘭經》的計劃在地球繞了一周之後,換來無數責難聲音,可是依然堅持這樣做,還自鳴得意,以為這是很強有力的控訴,卻沒理解有多少人將會受到傷害。

這位牧師為求發洩個人情緒和慾望,藉聳動的行徑宣示他的仇伊斯蘭思想。OK,因著個人自由,他有權這樣做。但最讓人看不起的,是他只是待在美國本土,躲在安全的大後方,隱藏在教會那個安全舒適的後花園裡去燒《可蘭經》,並且享受著FBI義務的保護;卻忘記了數而萬計仍身處戰場前線的美國軍人,他們已經要無時無刻面對著危險,現在還因著這個瘋癲的狂徒所做出的惡行,而承受更多的危險;並且全球各地的基督徒,無論如何反對這個瘋狂牧師,卻也不能幸免的跟他一起承擔這個罪名。

為了一快個人的仇恨,叫無數人跟你一同身陷險境,的確是一個狂徒。

美牧師 911燒《可蘭經》

不可饒恕的牧師

美國某教會準備在週末911九週年紀念日以燒燬《可蘭經》表達對極端伊斯蘭教徒的憤怒。身為基督徒,我真想燒那牧師媽媽的肖像表達對他媽的憤怒。身為牧師,只顧自己的憤怒和不滿,做出傷害別人,甚至有可能連累國民、連累肢體的舉動,這種牧師不該受譴責嗎?

教會擬焚可蘭經 白宮譴責

[轉載] 哥起的不是底,是「正義」

看完這篇,有點感想。

「網絡欺凌」是個常見的問題,撇除惡意欺凌的那部份,其實「起底」的深層問題是:到底誰能懲戒邪惡?「起底組」的心態是複雜的沒錯,但其中一個最大的推動力一定是「我要懲戒那種惡人!」的「正義感」。然而,從這份「正義感」所產生的起底行為,是否必需要有「公權」的撐腰?公權何來?沒有公權的委託就沒有彰顯公義的權力?「實踐正義是受制度與法律約束的」這句話正確否?另一方面,面對邪惡人類應該要抱存什麼樣一個心態來應對,是維護公義,還是愛心包容?

基督徒固然一直約束自己要以愛心包容、相信、忍耐、盼望,可是也別忘記。「行公義、好憐憫」兩者是放在一起的。「愛與公義」的平衡點再難測,也不要進退失據。

(至於起底是否正義行為,你說吧。)

****

港台近日一集《鏗鏘集》探討網絡審判團現象,再次帶出網絡欺凌的話題。最近幾年web2.0帶動互聯網掀起天翻地覆的變化,古語有云:「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現在的互聯網就處在這樣一個時代,無序造就了它繁榮的一面,也造就了它混亂的一面。有人對「網絡欺凌」四個字非常敏感,尤其是高登那群人,他們無法接受,他們說:你們傳媒不也欺凌嗎?你們傳媒不更邪惡嗎?

我不會把「欺凌」一詞用在媒體身上,正如我也不會...(按這裡看全文

[公牛擠奶:陳牛:2010-09-07]